联系我们Contact us
  • 王丹
  • 0571-88075926??
    13757190609
  • zjszyjlrxh@163.com
  • 杭州市莫干山路639号德源大楼603室

张连起:2019,中国经济化危为机

发布日期:2019-03-29 10:49 来源: 人民政协报

   “备豫不虞,为国常道”。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三个既要、三个也要”: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这对于2019年中国经济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外部环境复杂多变的背景下,在国内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部分经济指标出现波动、区域经济走势出现分化、一些行业企业出现生产经营困难都是难免的。即使中美经贸摩擦取得阶段性和解,包括技术冷战在内的外部环境风险依然严峻,而国内周期性问题与结构性矛盾交织,决定了2019年下行压力不会小。这是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和必须闯过的关口。
    我们总是说中国经济韧性强,韧性源于对风险的重视防范。一个经济体的脆弱性往往体现于风险失控进而拖累全局。近两年,中央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放在打好三大攻坚战的首位,主动预判应对,采取针对性措施,及时化解和处理风险点。截至2018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39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88万亿元,增长11.4%。按照地方综合财力测算,地方政府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76.6%,比上年下降0.1个百分点,低于国际通行的100%-120%警戒线。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4.96万亿元,加上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39万亿元后,我国政府债务余额33.35万亿元,比上年增加3.36万亿元,增长11.2%。按照国家统计局提供的2018年GDP初步核算数90.03万亿元计算,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为37%,比上年增加0.7个百分点,即使按大口径计算,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国民储蓄率、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相对较高,财政金融风险总体可控,有条件、有能力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2019年中央提出的“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正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总要求。宏观调控措施要精准恰当,注重把握好力度和节奏,既不能反应迟缓,也不能反应过度,调控要防止政策效应叠加共振,防止过犹不及。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不是更多发挥政府作用。
    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在发挥政府规范举债的积极作用的同时,严格控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堵后门要更严,开前门要更大,疏堵结合,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一是严格落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和预算管理,强化法定预算约束,主动接受人大和社会监督。二是开好合法合规举债“前门”,适应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合理确定分地区地方政府债务限额,较大幅度增加专项债券规模,支持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项目建设。三是坚决堵住违法违规举债“后门”,严禁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公司或以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强化监督问责,完善政绩考核体系,做到花钱必问效、无效必问责。四是完善专项债券管理,按照加大支持和强化监管的原则,完善专项债务限额规模全额管理,加强专项债券项目收支预算管理,规范专项债券发行使用,健全专项债券风险防控机制,支持地方尽早发挥专项债券资金效益,有效防范专项债务风险。五是督促地方落实地方政府债务信息公开要求,稳步推进地方政府债务“阳光化”,更好发挥社会公众对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监督作用。
    推进减税降费、优化营商环境工作要落地生根。为什么之前政府公布的总体减税降费额与市场主体的获得感之间存在较大差距?一是减税降费总盘子是根据名义税率静态计算,企业则是根据税负比较计算,两者参照坐标不同,差别较大。二是随着税费征管能力和征管信息化的提升,弹性空间和模糊地带减少,征管刚性增加。换句话说,原来中小企业、民营经济的税费跑冒滴漏现象比较普遍,而现在的征管刚性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名义减税降费的程度,一减一增,税费“痛感”缓解得不如预期。三是以往减税降费政策措施没有落实到位。因此,2019年聚焦制造业和中小微企业税费负担,实施“有温度、能感知、实质性”减税降费,可谓“水到渠成、立竿见影”。要精准发挥制度性留抵退税的作用,完善抵扣链条,向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迈进。
    推进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的进程,推迟部分省市社保费征收由社保部门划转至税务部门的时间表。为落实企业社保费负担不增加的总要求,在现有22个省市由社保部门核定、税务部门征收的情况下,2019年维持其余省市由社保部门征收的现状。同时,允许临时灵活的用工方式不纳入社保参保范围。可以说,关键问题是不在于“谁收”,而在于“怎么收”,毕竟税务部门只能是依法依规征收。下一步要朝向增加全国社保费调剂水平、做实缴费基数的目标深化改革。
   “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正确认识个别指标波动,还要全面读懂指标体系,见木更见林。只要不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把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实施宏观调控,加强财政金融风险监测预警和化解处置,中国经济必将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继续成为世界经济“稳定之锚”。